您好欢迎来到济南刻章_济南本地刻章_济南专业刻章_济南快速刻章-中南刻章社!

济南刻章_济南本地刻章_济南专业刻章_济南快速刻章-中南刻章社

一站式刻章/证件制作网

提供设计,生产,定制,售后服务一条龙服务

18890582210
行业动态
您的位置: 济南刻章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还记得那个钟表刻字社吗?老松江们的几代回忆
发布时间:2021-07-17 10:09:02浏览次数:

解放前夕,我们松江“东到华阳西跨塘”是最为繁华的地段,在这十里长街中散落着十来个修钟表的摊店。而这些摊店中本地人极少,十有八九都是外来户,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,彼此间沾亲带故,又自称南京帮。

南京帮的领头羊是王念宏,是他从上海到松江落户开店,然后引来了他的同乡子弟兵。1957年是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的第二年,十多个钟表摊店组织起了“前进钟表店”,虽然叫钟表店,但以修钟表为主。当年前进钟表店有两爿:一爿开在东塔弄的西侧,是王念宏坐镇的店面,另一爿开在马路桥里馆驿口。王念宏当年还在莫家弄内的工商联担任职务。

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,前进钟表店已易名为“钟表刻字社”,把同为刻章刻字画的手艺人收编在列。其时,王念宏15岁的儿子、辍学在家的王忠官进了钟表行业当学徒。据王忠官介绍,当年当学徒的有四个人,其中一个是女的,他们都没有拜师。原来店里的师傅们都是跟随王念宏来松江的,彼此又都是亲朋关系,而进来当学徒的,大多又是店里员工的子弟,所以在教学徒修表问题上,这些叔伯辈的老师傅们无不倾心相授。王忠官说,三年学徒生涯,第一年工资每月十五元,以后每年递增两元。

2.jpg

2001年,东外街张塔桥边的钟表修理店(唐西林 摄,松江档案馆 存)

当年在上海各郊县的钟表行业中,人员最多的是松江。钟表刻字社属于城厢镇八厂一社中的手工业社。后来有一部分人被分流到莫家弄底的曙光电器厂,另一部分人到五金厂、翻砂厂。

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(简称社教)中,王念宏离开了人世。也在这期间,钟表刻字社的员工们轮流去山阳、漕泾(当年属松江县)、陈坊桥、新桥等各公社蹲点,他们到当地借门面,待上三到六个月轮岗。王忠官当年在新桥一蹲就是两年多。那时的背景就是以实际行动为工农兵服务。

钟表刻字社也几易店面,最初在余天成东隔壁,是钟表刻字社的第一门市部;中山中路人民剧场东隔壁为第二门市部;在马路桥西面的中山中路上,那个面对隔街河滩的是第三门市部,主修日本产的老式木钟;大仓桥也有一个由两到三人撑着门面的钟表店。

王忠官的爱人也在钟表刻字社工作,直到1995年退休。

1984年,王忠官在改革大潮中,被工业局调到和香港合资的精艺手套厂(长桥街南端往东拐入松汇路,原木材加工厂)搞三产,他在这里跑供销七年。直到1990年才被调回钟表刻字社做老本行,还当上了门市部的主任。不久余天成东隔壁的店面被迁移到街对面装修一新的门面,此时的钟表刻字社出售电子钟、石英钟兼售眼镜,楼上为修理车间,职工总共有二十余人。不过那时的钟表门市部已归入茸峰公司,这公司相当于现在的大卖场,只要能赚钱,不违法,什么都可以经营。在王忠官回归钟表行业后,跨行经营电器产品,如收音机、电风扇、洗衣机,也卖衣服等等,一时间风光无限。直到中山路拓宽后,钟表店的盛景不再。

钟表刻字社前后收过六批学徒,王忠官那几个为第二批;1970年和1972年收的学徒开始正式拜师学艺,还有女学徒;1977年收了最后一批,其中张小麟就是王忠官的学生。

1.jpg

1993年,中山路南侧岳庙街西“亨利钟表眼镜店”门面(松江档案馆 存)

如今张小麟也已退休,师徒俩在阔街的东端面南开了一爿门面不大的亨达钟表店。我问王忠官:为什么叫亨达钟表店,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他说其父亲在解放前来松江开了两爿钟表店,店名一为“亨利”;二为“达利”,他将两处店名合在一起取了个“亨达”。

岁月轮回,世事沧桑,钟表刻字社如雁过留声,为它书上一笔,用它的故事于冬日里佐酒品味,在盛夏的茶室里拿它“讲白滩”。旧怀也罢,闲聊也罢,那是松江老字号留下的底片。


18890582210